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23)      第90章(07-23)      第91章(07-23)     

天神右翼41

話音剛落,路西法就帶著他的bt天使大隊飛進來了。梅丹佐立即高舉雙手鼓掌:“歡迎路西法殿下!”接著掌聲雷動,群眾歡呼著行禮。這家伙人氣真高。
  路西法停在半空,正對著梅丹佐,笑得很清淡:“梅丹佐,生日快樂。”梅丹佐說:“除了殿下,沒人能在生日的時候快樂。”才想起路西法是笑著降世的,真詭異。路西法看看四周,問:“拉斐爾呢。”梅丹佐說:“不知道那家伙在想什么,他很少遲到的。”路西法若有所思地點點頭。梅丹佐擊掌道:“好了,難得路西法殿下賞臉,禮物就不要一個個送了。開始宴會好吧?”
  一個老大一個老二,誰敢有意見?宴會當然就開始了。不過還好梅丹佐說了這句話,不然要真輪到我了,我總不能把那堆小麥做的玩意送上去吧?
  會場上立刻一片鬧哄,人群開始流散。貴賓們站在中間,其他人站在兩邊。雖說自由活動開始了,但大家的目光還一直留這群人身上呢。我看著長無盡頭的桌上的食物,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。今天吃的都是干糧,體力消耗過大,到現在肚子已經餓扁了。左手抓一個三明治,右手抓一只雞腿,啃啊啃,啃了一嘴油,幸福得冒泡。
  吃到一半,仍然死不放棄地四處尋找小屁頭的身影。失望again。
  目光漸漸挪到中間那一團,我又一次被shock了。
  那一堆熾天使大天使,居然在吃……西瓜。
  我沒說吃西瓜有什么不對,主要是,那個西瓜很大。
  猶菲勒把西瓜抱過來,梅丹佐跟抱孩子似的摟懷里,還抱得緊緊的,看去就像個未婚媽媽。尚達奉指著那西瓜在嘮叨什么,沒聽到。阿撒茲勒捂著腦袋,明顯一副“i服了u”的表情。薩麥爾搖搖頭,看看梅丹佐,再搖搖頭。沙利葉在和路西法講話。路西法靠在桌旁,一手抱著另一手,另一手支著下巴,輕輕點頭,額心的祖母綠閃閃發亮。左腿搭在右腿上,精美的靴子微翹著,動作無比優雅。這時看看他那翅膀,一堆黃金中鉆出個巨亮巨美巨大的,愣誰都會一眼看到。但是,總覺得這一回的顏色和上次不大一樣……
  我晃晃腦袋,又看到他撐著下巴的動作。
  這,動作,怎么,這么,眼熟?
  我好像在哪看過?
  這時,猶菲勒總算從梅丹佐懷里拿回西瓜,切了。加百列拍拍他的肩,給他說了幾句話。然后他開始分西瓜。薩麥爾和沙利葉一人拿到一整塊帶皮的西瓜。其他人都是裝在小盤子里,分成小塊小塊的,用細簽插著吃。那兩個人比較彪悍,啃西瓜啃得不亦樂乎。加百列一口咬下的西瓜,牙齒縫兒都不夠塞。梅丹佐是一口一塊。路西法一口半塊,大小剛好適宜,而且不吃完絕對不說話。整體效果,還是兩個字:優雅。
  這幫子人果然牛掰,吃西瓜都吃得這么高尚。
  有人跟我一樣沒啊?
  像削蘋果似的把西瓜削成個球,跟一團血肉模糊的肉球似的,拿出去嚇人,一嚇一個準兒。這個時候,要想吃,通常會不知道如何下手,因為它根本就是個球。慢慢的,我琢磨出了啃瓜球的真理。就是不要顧及形象,一口下去,吃完的時候滿臉跟剛吸完血的吸血鬼一樣。
  我倒,我又在想什么…
  再回頭看看對面,那邊似乎還有更好吃的東西。可是那一幫大天使站中間,我這沒冒失的話……
  應該不會被看到吧?
  我弓著背,飛快從人群中穿梭過去,就像一抬頭就會被槍彈打中似的。
  順利抵達目的地,我抓起一塊牛肉就開始啃。剛咬下去,就有人拍我的肩。我僵了動作,慢慢回頭……莫不成梅丹佐會瞬間移動?這么快就看到還跟過來……
  梅丹佐摸摸我的翅膀,笑道:“傻小子,怎么燒這么焦?”
  我記得卡洛曾經告訴我,摸翅膀是很親密的人才會做的動作,如果吻翅膀,或是用身體觸碰,那跟做愛的親密度差不多了。于是,下意識閃躲,然后嘿嘿一笑:“泰瑞爾殿下的功勞。誰叫我看去不像能拿到黃金邀請函的人么。”
  顯然梅丹佐誤解我的意思了:“明天我帶你去第七重天加一對翅膀去。”我連連搖手:“不要。不要。你去玩你的,我還沒吃……”話沒說完,手中的牛肉就被搶了,梅丹佐拖著我的手往中間拉。汗,我不要過去,黑成這樣,我還怎么見人~~~
  我一過去,路西法看我一眼,很平常的一眼。就像是在街上隨便看到個路人一樣,又很自然地收回目光。加百列果然就轉過頭,捂著嘴渾身顫抖。薩麥爾睜大眼看著我。真沒禮貌!阿撒茲勒喃喃道:“天,比我想得還要黑……梅丹佐殿下,您在哪找到他的?”
  梅丹佐微微一怔,看了看路西法。路西法正和沙利葉說話,見梅丹佐看他,回頭對他笑了笑,又繼續說去。猶菲勒一看到我,噗嗤笑了一聲,跑過來說:“伊撒爾,你每次出場都如此震撼人心,真是太了不起了!”的6b
  他沒在諷刺我,我知道。可是,這樣的贊揚,我寧可不要!
  猶菲勒看看我,又看看梅丹佐,笑了:“你和梅丹佐殿下和好了?真開心!”他剛說完,除了路西法,每個人都禁不住回頭看一眼,有的還道恭喜。但是跟著路西法的那三人,眼神怪異到極點。
  路西法端著一杯紅酒,食指中指扣著高腳杯,輕輕勾起。在遇到梅丹佐視線的時候,他舉杯致敬。透過晶亮的酒杯,可以看到一片玫瑰紅后面的白手套,妖艷綺麗。
  梅丹佐從桌上抽出一張紙巾,擦去我嘴角的油漬,沖猶菲勒抬抬下巴:“他年紀還小,我們怎么吵得起來?”加百列說:“你真打算忠貞,還來耶路撒冷慶生?”梅丹佐說:“我來耶路撒冷,是因為這個小笨蛋喜歡這里。”
  汗,他怎么知道我喜歡這里?我也覺得奇怪,我為什么會喜歡這里?難道是因為我有雛雞情節?梅丹佐揉了揉我的腦袋,又開始替我擦臉:“小伊撒爾不愛慕虛榮,這點最好了。”我干笑:“是嗎?實際我最喜歡圣浮里亞。我還喜歡你那副帶了一排零的眼鏡。”梅丹佐用額頭頂了一下我的腦袋,繼續擦拭我的羽毛:“你要喜歡我就送你,只收一億個金幣,啊哈。”
  md,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。我無力地笑:“哈哈,哈哈,真好笑。”
  這時,我聽到沙利葉說:“我從來沒見過路西法殿下辦生日宴會,甚至連您的生日都不知道……”我隨口接道:“六月六日嘛,這都不知道。”
  這一下,他們又集體看著我。
  人家都說六月六日出生的人是撒旦之子,因為撒旦老大的生日就是六月六。那個……我只是,隨便說說……
  沙利葉說:“wow,真的?”
  路西法淺笑:“我不大過生日的。是六月六日沒錯。”
  好,這一句話徹底截斷,大家古怪地看我幾眼,又繼續講話去了。
  梅丹佐在我腰上輕捏了一下:“小伊撒爾,我的生日禮物呢?”
  我估計我是過度緊張了,他這話一說出來,我唰地一下就把兜里的盒子抽出來,那速度,跟日本武士剖腹自盡似的。梅丹佐笑著接過禮物,我還沒來得及阻止,他就打開盒子。
  我忘了這些人喜歡當著別人的面拆開禮物。
  讓我死了算了……
  梅丹佐捏起里面的干糧,松手,粉末唰唰唰落下:“這是?”我忙把盒子搶回來:“那個那個,我帶錯了,這個是我的食物。”梅丹佐說:“你沒有帶禮物?”我一邊關好盒子一邊點頭。梅丹佐說:“所以你想拿這種東西蒙騙過關?”
  “我……我沒有……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小伊撒爾,你真的太頑皮了。要不回去拿,要不在這補一份給我,自己選一個。”
  暈,叫我回去拿?白天都迷路,晚上我就睡耶路撒冷的叢林里算了。
  我無力:“我怎么補啊?”
  梅丹佐雙手搭上我的肩,柔聲說:“你說呢。”
  我知道了!
  不行!
  堅決不行!
  我飛速往后退,一邊退一邊說:“我想我還是回去拿唔……唔嗯…………”
  雙唇壓上來的瞬間,身體被牢牢實實箍住。周圍的人輕抽氣,猶菲勒拼命鼓掌,還一個勁地唱生日快樂歌。吵吵嚷嚷,我腦袋越來越昏,最后聽見路西法在旁邊輕聲說:“我還有點事,先走了。”
  迄今,我依然不知道梅丹佐在想什么。為什么對著一只烤雞,他都能親得下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