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5-23)      第90章(05-23)      第91章(05-23)     

天神右翼50

我點點頭,想了想,忽然說:“這就第一部分?”路西法說:“嗯。能理解嗎?”我還是點頭。說這么淺怎么可能不懂?但,怎么我一看書就覺得想睡覺?路西法說:“關于發展,就分耶路撒冷和希瑪兩部分。雖然希瑪的地位比耶路撒冷高,但是低級天使的數量要大于高級,所以,耶路撒冷才是考點。首先耶路撒冷是火屬性,統轄它的一定是火系天使,考考你。”他把書合上:“耶路撒冷的守護者是誰?”
  我有些局促,萬一答錯了,不知道他會不會把我砍了扔出去?
  我想了想說:“是,梅丹佐殿下嗎?”
  路西法眼睛彎起來,美得令人心顫:“真聰明。”
  汗,這個問題……似乎很弱智,他有必要這樣嗎?可是可是,我承認,我是有那么一點點得意,只有一點點點點點點……
  路西法展開書,繼續說:“梅丹佐在接手管理耶路撒冷之后沒多久,光暗三戰就展開了。戰爭前兩年,生命之樹被摧毀,導致很多靈魂都灰飛煙滅……這個與耶路撒冷也有關系的,這個改天說。希瑪是一座新城,是智天使的大本營。也是因為這個,希瑪才是七大都城里最巨具學術氣息的一個。所以,考點是神法和七天的歷史。這個對你來說應該不難,和朋友在學校里多走走,到處都有介紹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我僵了。我哪來的朋友?卡洛……他可能不愿意的。
  路西法說:“當然,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陪你。”
  我頓時成了愣頭青,立刻晃腦袋:“不不不不,殿下身子嬌貴,擔當不起~~擔當不起~~”
  強吻未遂就被這么多人鄙視,要真跟他一起走了,我不被砍死才有鬼!
  路西法說:“第三部分,就是我和我的代表作《神典》。”說這句話,臉不紅心不跳,就像在說別人一樣。我不自在地點點頭:“這個,《神典》的歷史我記得很清楚。”
  不想否認,我喜歡這本書。盡管它在天界的作用,就相當于人界的《辭海》,文字的敘述方式也跟字典一樣官方化,公式化,可是一點也不枯燥。就跟看古文一樣,大家都用同樣古板的方式記敘,可最深層的東西還是不一樣。路西法寫出的東西就是有一種魔力,讓人想不斷往下看。為了這個,我特地去翻了《龍族》。這個是路西法用自己的語言寫的,跟它一比,《神典》真的像路西斐爾說的那樣是為了應付人的。我一看就栽在里面了,偷偷躲在書店里看了好幾天,被老板鄙視,臉皮也磨得沒了。
  后來又去偷看《猥瑣》,這本書只是路西法翻譯的,可是語句依然是他的風格。故事開篇大概是講一個小惡魔被天使追殺的情節,語句很平淡,情節也很普通,可我看得整顆心都揪起來了。看到第二頁,小惡魔被天使殺死,血濺在天使的臉上,天使的表情描寫有一句讓我印象尤為深刻:他在微笑,嘴微微裂開,像尖刀挑開的舊傷疤,就要流出死黑的血,他傾城依舊。
  我當時看得特惡心,急呼了一口氣,結果被老板發現,踢滾出門,從此再不讓我進去。
  之后很多天,我滿腦子的景象,都是那個小惡魔的死和天使猙獰的笑。
  確實很誤導人啊……
  路西法說:“嗯,那這個我就不給你介紹了。我的背景很容易記,一是身份,二是歷史,三是功績。”我搶先道:“我知道,殿下是拂曉明星,天國副君,光耀晨星,。我還知道,殿下是笑著出生的。”路西法笑道:“這個是不會考的。歷史很簡單,就是替神打仗,光暗四次戰爭都參加過。功績分三點回答,一是戰勝,二是《神典》,三是歌頌神。”
  我擦擦汗:“最后那一點……真詭異。”路西法說:“神法和七天說是最強的兩個學校,其實都是最刻板的。你在回答到關于我的問題時,牛吹得越大,分越高。對天帝的回答同樣如此。有不滿的一定不能說,你就算寫一行字‘上帝萬能’,都比寫幾萬字的長篇駁論文好。”
  我長吐一口氣,他奶奶的這簡直就是文革再現啊。解放都這么多年了,誰也不該壓迫誰啊。
  “我說殿下,您難道不覺得給人這么一味稱贊,很……累嗎?”
  路西法微笑:“他們費勁心,拼命想說出與別人不同贊美之詞,而我只需要說‘謝謝’。不累的。”我說:“呃,殿下似乎也不大喜歡這樣?”路西法說:“這是天界的病源,這么多伯度演變過來,沒法說改就改。”我說:“確實也是。再好的地方都會有毛病。歷史一久,都會變得古板,難以跨上新的臺階。除非遇到災難性的摧殘。要么重生,要么毀滅,要么分裂。”
  誒,我怎么想起咱們共和國了?
  路西法說:“我和你想的一樣。”
  我抬頭看看他,正對上那雙碧藍的眼睛。
  這家伙在說什么?
  他,他已經有叛變的想法了?
  可是,歷史沒法改變。路西法注定失敗,而且敗的一塌糊涂。他的胸膛被人刺穿,留下了終生無法磨滅的,恥辱的傷疤。他在混沌中墮落了九個晨昏,永拘于地獄。
  圣潔高貴的翅膀被染黑,原本象征光輝與星辰的路西法,最后會變得害怕陽光。
  再看看他美麗的圣光六翼,心里憋得慌。我揉揉太陽穴:“殿下,我想回去了。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我送你。”
  我猛地一抬頭:“不要不要不要,我自己回去!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那你在路上小心。如果有問題,隨時來找我。”
  等我到了家,看到小屁頭在房間里飛來飛去,似乎開心得不得了。但是他這一開心,又抖了我滿屋子的羽毛。我撲過去,拿個枕頭把他從天上砸下來,他一個不穩,就像被拍子打中的蒼蠅,自由落體,正落入床褥。可是,這一天他實在太反常了。他竟然沒有怪我,坐起來,抓了抓腦袋,飛到我面前,翅膀撲動的速度比哪天都快:“伊撒爾,你回來了。”
  我一愣,還沒來得及說話,他已經撲過來抱住我。
  汗,我今天是不是做了一天的夢啊?
  回抱住路西斐爾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:我竟然沒給路西法說謝謝。
  天啊,難道我是豬嗎?
  不,我怎么可能是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