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16)      第90章(07-16)      第91章(07-16)     

天神右翼53

落葉浮在水面,細紋深深淺淺散開,聲音仿佛自水底發出來。
  “真的?你遇到處男了?啊哈哈哈,可憐的梅丹佐……阿撒茲勒,我以為你遇到一個只有一次經驗的人已經很悲哀了,沒想到梅丹佐殿下比你還悲哀。”這是薩麥爾的聲音。
  “別跟我提那個晚上,那是噩夢。”阿撒茲勒的死人聲。
  “你也別再和我提那個處男。”梅丹佐的抱怨聲。
  總算看清里面的情形。
  環境裝潢很復古,可質地極好,應該是希瑪內的酒館。周圍的人被趕開,偷偷往這里瞥的人卻極多。梅丹佐被另幾個人包圍著,喝了一大扎啤酒,那幾個天使狂鼓掌。
  薩麥爾說:“我遇到過處女,不過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嗯,看來還是路西法殿下運氣最好。主要是人家不像咱們,天天在外面找。我們中雷也是在所難免的么。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處男就算了,大家不做就是。最要命的是那小不點居然給我裝……”
  “難得梅丹佐也有把一件事重復說這么多次的時候,我們能理解你……”
  “梅丹佐殿下,請您不要再說下去了!”一個略顯青澀的聲音響起。昏暗的燈光下,梅丹佐慢慢回過頭,黑珍珠般的眼睛發出狡黠的光:“喲,是伊撒爾呢。什么事?”
  伊撒爾走到他面前,抖了抖雪白的四翼,似乎有些緊張:“殿下,那天是我的錯,我向您道歉。可是希望您不要再敗壞我的名聲。”阿撒茲勒冷哼一聲:“你知道梅丹佐殿下討厭處男,還故意接近他,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呢。”
  梅丹佐橫了橫手,指尖穿過柔滑的發絲,抬起一雙半醉的眼,挑釁地笑:“我沒提你名字,你何必這樣緊張?你看看,周圍的人都在看你了……呵,小處男……”
  伊撒爾含霜般的臉頓時脹成了熟蝦子:“請殿下尊重人!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我不過是說實話……小處男。那天晚上過后,腿酸沒呢?”
  話音剛落,啪的一聲,梅丹佐的臉就歪向一邊了。
  伊撒爾看著自己甩出去的手,有些驚愕。梅丹佐睜大眼,也像被打醒了,回頭怔怔地看著他。
  周圍的人都傻了。
  直到一條蜿蜒的血痕從嘴角流下。
  伊撒爾看著自己的手心,驚慌失措地后腿兩步,卻給梅丹佐拽回去,猛地咬住了嘴。伊撒爾的嘴唇也被咬破,已經害怕得不敢再說話。梅丹佐扔了幾個金幣給老板:“我以為下等天使都挺狗腿,沒想到出了個有骨氣的。下次有空,我再約你。”
  水面模糊,轉眼又換到了另一個畫面。
  清晨。地面積著水洼,環境看去十分潮濕,似乎剛下過雨。梅丹佐正站在一間小房前,整一個落湯雞再現,他使力敲門喊道:“伊撒爾,你出來!”
  “出來!聽到沒有!”
  “我叫你出來,這是命令,你聽到沒有!”
  “你給我出來!”
  門被砸得砰砰作響,里面依舊沒有反應。
  最后一聲巨響,梅丹佐一拳砸在門上,手立刻紅腫,流血。血跡染上雪門,分外觸目驚心。梅丹佐靠在門前,水珠順著鼻梁滑落,雙唇已無血色,眼神有一絲怨毒:“小伊撒爾,我要告訴我的崇拜者我等了你一個晚上,你會被他們分尸,你知不知道?”
  他輕吐一口氣,放慢了語調:“伊撒爾,出來一下,好不好?”
  “聽話,出來了。”
  梅丹佐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干的,腳下一團水漬,就像剛從河里撈出來,狼狽得不行。他轉過頭,后腦勺頂在門上,慢慢蹲下,雙手蓋上臉,剛要放下手,水面忽然一陣混亂,恢復平靜。梅丹佐在我身邊蹲下,故作刻板說:“咳咳,咳咳,那天我太激動了點,把伊撒爾逼瘋,他砍掉自己翅膀墮到下面去了。”
  我汗。事情與我所想差得太多,原來伊撒爾的翅膀是自己砍的,還是因為愧疚。看他這樣,也不是因為權勢才喜歡別人。其實真的挺同情這兩人,折騰來折騰去,到底還是沒拿到自己想要的。倒是路西法跟個菩薩似的普渡眾生,別人為他拋頭顱灑熱血拼得你死我活,他在那里泰山不動雷打不動,以上帝視角看著他們,夠結棍的。
  梅丹佐笑笑:“是我失策。過去的事還是少看的好,我們要展望未來。現在,我們開始培養感情吧。我先送你回去。”我提起牛奶:“不不,我自己回去就好,有事明天見吧。”
  梅丹佐仰頭,在自己的唇上點了一下:“那先親一下。”
  我奸笑:“好啊,你先把眼睛閉上。”
  梅丹佐特聽話地閉了眼。
  然后我拔腿就跑……個鬼。衣角被他拉住。梅丹佐站起來,揉揉我的腦袋,笑道:“跟你開玩笑呢,這么當真。快回去吧。乖乖的,別在路上玩。”
  我點點頭,走了。一邊走一邊想,他說話真像我媽。
  回家,上樓,悄悄跑到房門口,聽到房里有人翻東西的聲音。我心中大喜劇,一腳踢開門:“小屁頭!你回來了!我的心肝兒,你終于沒生我的氣了!我給你買了牛……奶……卡洛?”
  卡洛慢慢回過頭看著我,拿出一根羽毛在我面前晃蕩:“為什么你這里會有這個?”
  那是路西斐爾的羽毛。
  我看看那羽毛,再看看他:“你為什么不經過我允許就翻我的東西?”卡洛提高音量:“你先回答我,你為什么會有這個?”我蹙眉道:“關你什么事?下次不允許隨便進我房間,聽清楚沒有?”卡洛說:“你這人說話跟放屁一樣!”
  “你說話比放屁還不如!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!”我指著房門吼。
  卡洛氣得渾身發抖,一頭扎出去,門摔得跟地震似的。
  我放下牛奶,義無返顧倒在床上,被褥間還有香香的牛奶味。哎,我的小屁頭,才一天沒見,就想死我了。我決定,我要出去找他。
  對,我要出去找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