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23)      第90章(07-23)      第91章(07-23)     

天神右翼61

我摸摸懷中軟軟的東西,嘆氣。這孩子,這么小就這么會說話,長大怎么得了喲。路西斐爾剛抬起頭,立刻就鉆到被窩里去了。我下意識朝門口看去,梅丹佐正端著一個盤子進來,盤子上放了刀叉,還拿了塊小方帕。
  盤子里裝了香肉,雞蛋,蔬菜,水果,那營養叫一個好。一名仆人把小桌推來,一仆人搬凳子,梅丹佐在我身邊坐下,左叉右刀那動作叫一個標準。說來還沒看到過他吃東西,沒想到這野人居然也會有人模狗樣的時候。不過等他一開切我就受不了,那蘋果片切得塞牙縫都不夠。然后他把方帕墊我腿上,蘋果遞到我嘴邊。我張口吃了,用門牙嚼,還嚼得特明顯。梅丹佐沖我特包容地笑笑,又切了一塊大的。
  我去撈叉子:“讓我自己吃。”
  梅丹佐搖搖頭,非要當奶爸。我被他折殺,一口咬下蘋果,喀嚓喀嚓吃,汁多肉鮮,美味。
  估計被窩里的小屁頭已經快憋死了。我伸手在被窩里摸了兩把,捏住小屁頭的臉,使勁掐了一下。他回掐我的腿,我慘叫一聲,梅丹佐狐疑地看著我。
  我干笑:“我這是在哪呢。”
  梅丹佐細心地切菠蘿,又遞過來:“在我家。”
  我咬下菠蘿,怔忪半晌,才問:“你的哪個家?”
  梅丹佐切了一片肉:“圣浮里亞的家。”
  我驚:“天,我在圣浮里亞?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先吃肉。”
  我咬下肉,慢慢吃著,肉汁溢出,不肥不瘦,真的很好吃……果然是餓了。
  小屁頭抱著我的腿已經沒了反應,估計已經睡著。
  我若無其事地把手搭在方帕上,看到手腕處的紅洞。順著動脈看下去,及至腋下的血管已經變成藍色。胸前似乎有經脈在跳動,我身上一陣惡寒,伸手在跳動的地方摁了一下,冷汗立刻就流出來。
  米拉蟲在里面蠕動。
  一時頭昏目眩,我揮揮手說:“我不想吃了。謝謝。”
  梅丹佐怔了怔,把刀叉放下,拍拍手,叫人進來把東西收拾干凈,然后走到床旁坐下。小屁頭左手右手換個位置抱我的腿,臉蛋蹭了蹭,又沒了反應……敢情他把我的腿當了火腿。
  梅丹佐說:“這事情比較難辦。米拉蟲是一種比較奇特的生物,因為它的身體構造特別,所以才會被無數惡魔當作‘鎖’。一種鎖,就只會有一把鑰匙。”我疑惑。梅丹佐坐過來,用手試探一下我的額頭:“每個米拉蟲的解藥都不同……我估計你那個的解藥,要不在烏列那里,要不在卡洛那里。”
  被窩里的小屁頭僵了一下。
  我徹底僵了。的07
  梅丹佐說:“沒事沒事,我現在正在找人幫忙,總會有辦法的。”我說:“直接剜開皮膚取出來不行嗎?”梅丹佐說:“不行的,它游過的地方一定要靠藥才能解開,不然取了蟲以后,游過的部位都會腐爛。”
  汗,這米拉蟲比冷酸靈還強韌。
  梅丹佐脫掉長袍,里面穿著薄薄的襯衫,炫耀似的露出一整兒個好身材。他挑挑眉:“熾天使無形體,就算把肉體切成碎片也可以再生。”我說:“那熾天使不是沒法死了?”梅丹佐說:“有的。遭到重擊還是會死。不過米拉蟲不算什么。”我橫眼看他:“什么意思?”梅丹佐沖我展開雙臂:“所以,做什么事都不會有影響的。你現在肯定已經忍不住了吧?來吧,來我的懷抱吧……”
  下勾拳終于有一次擊準了。梅丹佐捂住鼻梁,怨懟地看著我。
  我說:“讓我回家。”
  梅丹佐立刻嬉皮笑臉:“不忙,你現在沒翅膀,難道你想用腳飛回去嗎?”
  我干笑:“幽默的梅丹佐殿下,誰叫你把我帶到這……慢著,我沒翅膀,翅膀……啊,我的考試!!”梅丹佐又開始撥弄他的頭發,打飄柔廣告:“我真服了你,這時候還想考試。考試肯定已經過了么。”
  我一頭砸到床上:“完了。我過不了考試,我會給人砍死了。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沒事,我已經叫人準備好圣水,一會就提你為主天使。”
  我咆哮:“我要靠自己的實力!羅嗦!”
  梅丹佐翹起大拇指:“好樣的,小伊撒爾。其實補考我已經給你報好了。”
  我先一呆,再大喜,捉著他的大拇指搖來晃去:“謝謝!你真是大好人!”
  梅丹佐笑笑:“你最擔心的是魔法實踐考試吧?這一門其他人也沒考完,還有三天時間。剛好這三天你可以補考天語神數天界史。”我點點頭。一會又要麻煩小屁頭了。
  梅丹佐說:“你學的是火魔法,那很簡單。你把這個記一下。”說完,扔了一卷金色的紙給我。我拆開銀線,頓覺紙都會發光。我問:“這是什么玩意?”梅丹佐說:“你念的是火系終極法術‘末日的黃昏’,這個你法力不夠,操縱不了。我說的是這一個,火焰巨人。拿這個去考試,你不過都難。”他指著另一面。上面寫著:
  狂暴的火焰巨人
  掌管破壞與再生的
  勇猛的暴君
  赤紅色的艾夫利德啊
  我偉大的盟友
  遵循血的神圣契約
  自我族血脈之始為始
  以我族血脈之終為終
  回應我的召喚
  聚集你的力量
  化為神圣的武器
  消滅所有的敵人
  我點點頭,反復看了幾遍,問:“對了,你是火之天使……那,路西法殿下和耶穌殿下又算是司什么的?”梅丹佐說:“他們都是純正的光系,整個天界也只有這兩個了。耶穌殿下操縱究極白魔法和頂級守護魔法,按道理說他上了戰場是不能打仗的。”
  難怪,只能自衛不能反抗,之后才會……
  “路西法殿下司時間系終極魔法和輝煌咒文。光暗的幾次大戰里,他只使過一次究級光魔法,最美的光輝。那場面叫壯觀,我到現在還記得那一幕,天上是漫天飛舞的大雪,地下是滿目猩紅的火光,天使惡魔都在嘶喊,光耀晨星仿佛自空中隕落,站在耶路撒冷最高的建筑上……輕而易舉降落鋪天蓋地的極光。戰場上所有的人幾乎是瞬間蒸發……無論是敵方,還是我方。”梅丹佐的眼神只一秒的飄忽,立刻又笑道,“行了,好好練魔法,別讓我失望。”
  生命之樹……還有那個叫雷諾的男人。
  哎,不關我事,不多想了。
  我抬頭用感激的目光噴向他:“殿下,您真是好人!”梅丹佐笑笑:“真謝我,就用行動報答吧。”
  有時候我發現,人與人之間,要達到理解,平衡,共識,還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努力。有的時候,你和他八字相克,努力也不管用。
  等梅丹佐出去的時候,我掀開被子,路西斐爾抱著我的腿,頭上全是汗,真的睡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