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5-26)      第90章(05-26)      第91章(05-26)     

天神右翼66

我剛想飛起來,突然停住:“不行,去了翅膀會黑的。”路西法說:“有我在,翅膀怎么會黑?”我說:“可是可是,萬一我們打不過他們……”路西法說笑著搖搖頭。我說:“你有沒有什么朋友跟魔界人熟的?”路西法說:“阿撒茲勒他們幾個都不錯。”我說:“阿撒茲勒……不是有殺過惡魔嗎?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魔族的人珍惜生命,但是在與別人搏斗時不在意這個。如果他輸了,會心甘情愿交出頭顱,并且不讓任何人報仇。在這一點上,他們還是很尊重對手的。”
  我說:“要不,我們把阿撒茲勒叫上?免得被誤傷。”路西法還是笑著搖頭。我說:“哦……嗯,那,薩麥爾呢……”
  路西法連頭也不搖了,只看著我微笑。
  我無奈,看著別處說:“好吧,那我們走……”
  他總算沒有再露出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表情,往外面飛去。我趕忙跟著他去,不知道該走在什么位置,前面?旁邊?后面?似乎哪個位置都不適合。
  ……我黎小天王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敏感了,不就是個小路西法嘛,他能拿我怎么樣啊。
  飛到希瑪城中央的時候,路西法停在廣場中央,我跟屁蟲似的下去。好在時間已晚,街上基本沒有人,不然肯定有一堆人過來圍觀參拜,讓人受不了。
  路西法說:“對了,卡洛怎么樣了?”我說:“謝謝殿下賞賜。在我家地下室里,每天定時打一頓。”路西法再次笑得令人汗顏:“不錯。等你出夠氣了,給我說一聲,我叫人把他安置到耶路撒冷外,終生冷凍。”的74
  這土牛啊,哪有這么折騰人的,他比我強十倍!
  終生冷凍,那是個什么概念。
  他有知覺,有視覺,有聽覺,有這個有那個,就是不能動,跟冰雕似的站那,一直到世界毀滅……這樣活著真不如死了。
  我很想鄙視他,但是,他是路西法……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身影猛地降到我們面前,一個六翼天使猛地半跪在我們面前:“參見路西法殿下!”路西法抬抬手。等那天使站起來,才知道是沙利葉。路西法說:“這么晚還沒睡呢。沙利葉說:“剛在祭壇給人加翼,回來逛逛。殿下呢。”路西法說:“我去魔界一趟。”
  沙利葉說:“啊,殿下,帶上我吧。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不。”
  他夠拽,理由都不給個。
  沙利葉說:“可是我真的很想去,殿下,帶上我吧!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不。”
  沙利葉說:“殿下~~~”
  我說:“殿下,多個人還要好些,剛我們不是才找不到人么?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不帶。”
  沙利葉簡直快要撲倒:“殿下~~殿下讓我去~~我保證在你們不方便的時候消失,我真的好想去~~~”
  我急了:“不是不是,你理解錯了……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我一向不喜歡人家打擾。不要我再重復。”
  沙利葉抹抹眼睛,可憐巴巴地跑了。
  我說:“殿下是去有事?我雖然想去,可是,還是比較知趣的……那,也不打擾了。”路西法說:“介意我牽你的手么?”
  我下意識搖頭,卻見他伸出沒戴手套的手,下意識放上去。路西法握緊我的手,垂下,不忘對我放一次電。把我電得焦透,傻兮兮地跟著跑。
  走了一段路,我終于發現自己有時候做事太不理智。我原以為他只是牽著玩玩,結果牽了就不放了。路西法的手骨架瘦長,皮膚柔滑,無論是看著還是摸著,都是一種享受。可是一路上這么握著,我抽筋的毛病又快犯了,緊張得一顆心狂跳。不一會走著走著,他就拖我飛起來。
  估計是心跳太快,消耗卡路里太多,肚子空了。
  路西法忽然說:“魔界有一家餐館,做的東西味道不錯。要去嗎?”
  路西法,你真是天使~~
  我握住拳頭,做了個必勝的動作:“好!”
  然后他看著我,我看著他。
  我看看別處,發現他還在看著我,于是我又看著他。
  哎,我不知道自己“淑男”形象能在他身邊能堅持多久……如果本性爆發,說不定他擊擊掌,來一句“砍掉伊撒爾腦袋一顆”,我就冤了。
  被他拖著飛,沒多久就到了魔界境外。那里看去還是陰森森的,就像一個浪蕩的女殺手在對你揮手,又是恐懼又是誘惑。路西法收掉翅膀,順便把我的也收了,捏捏我的手心:“不要隨便亂摸里面的東西,不然會受傷,知道嗎?”我點點頭,他拉著我進去。
  一層層走下階梯,暗紅色的樓梯兩旁,不是天界萬年不散的云霧,而是火熱滾滾的熔巖。里面溫度很高,我擦擦額上的汗,松開他的手,脫掉了外衣。剛一脫,路西法就把我手中的衣服接過去,掛在手腕。食指拇指中指伸出,在空中劃一個圈,手上立刻繞了冰霧。他又握住我的手。
  我都不知道,路西法原來是個全自動空調。
  魔界就是魔界,主色調都是紅與黑。路旁種著荊棘,黑紫色的野玫瑰,還有不少紅黑蝙蝠飛過。在天界待久了,再看看這里,覺得特新鮮。因為這時候的魔界還不算強大,所以高聳的建筑不大多,一路走著,倒看到不少魔族的人。
  越往下走,熔巖越多。前兩層,最多見的就是鬼魂,骷髏兵,地獄犬,到了中間,奴役者打頭,帶著一堆鬼混骷髏兵到處躥,特有意思。還有穿黑衣的邪惡法師,牛頭人,羊魔人……就是沒看到過惡魔。
  我說:“殿下,惡魔不都該是長著長耳朵,尖角,紅眼睛加骨翼的嗎?怎么這些種族我都沒見過?”路西法說:“那是在最深層才能見到的。一般魔族都比較任性自由。他們覺得無論是什么人,只要看得慣,就可以是朋友。你看,別人都只是看我們而已。”
  我頭發和眼睛都是棕色,走眼的魔族會以為我是惡魔,可路西法那一頭金燦燦的長發和亮晶晶的藍眼……我汗,那叫看嗎?那叫盯著不放好不好?
  路西法說:“最深層的魔族敵對心比較強,他們喜歡吃天使。我可以保護你,但是可能他們會罵很難聽的話。你想去嗎?”我說:“吃天使啊……這個,一會再說吧。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吃東西?”路西法指了指一家規模較大的餐館:“就在前面。”
  剛走到那里,我突然聽到兩個熟悉的聲音。
  “西西卡,快看快看,那個不是路叉叉大人嗎?”
  “啊啊啊,真的是真的是,路叉叉大人!”
  ……是那兩個變態。
  不過我總算看清這對孿生惡魔的長相了。他們也是第一回見到的惡魔。兩人長得一模一樣,都是標準的尖耳紅眼白膚骨翼,不過臉很像小姑娘。
  我根本分不出哪個是哪個:“路叉叉?”
  路西法狡黠一笑,湊到我耳邊小聲說:“我遇到過他們倆很多次,只告訴他們我的名字里有‘路’這個音,他們就一直叫這個名。”
  他說完這句話很久,我才回過神。
  我沒有亂想,真沒亂想,是他動作太親昵,不怪我……
  其中一個跳出來說:“路叉叉大人,這個是你的戀人嗎?”
  路西法又湊過來耳語:“伊撒爾,我怎么回答?”
  我長吐一口氣,離他遠一些:“不是不是,路……路叉叉大人在天界的地位很高,是沒有固定情人的,別瞎想。”的28
  路西法無視我的話,對那對孿生惡魔說:“我希望是。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”
  我干笑:“殿下,這笑話好冷。”
  路西法回頭看著我:“伊撒爾,你愿不愿意?”
  汗,真的太冷了,冷到家了。
  我腦子里一昏,居然忘了禮貌,甩了他的手沖進餐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