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23)      第90章(07-23)      第91章(07-23)     

天神右翼69

我吃一口東西,含在嘴巴里模糊說:“嗯,唔,殿下的孩子一定很漂亮。因為殿下真的很漂亮。”路西法含笑:“我很開心你這么想。”
  他居然沒有公式化地說謝謝,也算一種進步。
  傳說路西法之子有兩個,一個是撒旦葉,墮落天使別西卜。另一個是瑪門,標準的惡魔。不知道記載是否準確。不過能肯定的是,這倆孩子都是在路西法墮落以后生的。無論是傳說中的哪一個,母親都毫無疑問是魔界之花,莉莉絲。傳聞莉莉絲妖艷性感又堅強,具有成熟女人的一切魅力。她和路西法,絕對是魔界最配最炫的一對。他們一定是這樣好上的:路西法墮落,美麗的莉莉絲安慰,路西法找到了知己,兩人相逢恨晚,干柴烈火,一統魔界,然后xxoo,ooxx出邪門的兒子……嗯,沒錯,很配的一對。
  我兩三口吃掉碗中的東西,站起來長吁一口氣:“殿下,我想去玩玩。”路西法說:“不是說好不去了么。不安全。”關他鳥事,操。火氣直沖腦門,我忍不住提高音量說:“要是沒有天使亂殺魔族,這里會不安全嗎?他們都是照你寫的神法去做!鄙視!”
  路西法一怔,放下刀叉,抬眼,目光淡漠:“伊撒爾,這些事不用你來管。”
  我汗……我做了什么?
  我居然對著路西法發脾氣!我瘋了是不是?怎么會突然說起這種話題?我是誰啊我?人就是容易得寸進尺,他對我態度好些我就飛上天,可以去死了!
  我輕吸一口氣,垂頭說:“剛才我沖動過頭。請殿下原諒。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只有我們兩的時候,不要提公事。”
  我說:“我知道。對不起,我失禮了。”
  路西法看著我,半晌才說:“吃完了?”
  我點點頭。
  他走出門去,我跟著出去。
  到門口的時候,路西法指著西邊的樓說:“那個俱樂部很出名,你要想去就去好了。”我搖搖頭:“算了,我不過隨便說說的。”
  路西法側過頭看我:“生我氣了?”
  我還是搖頭。我在生自己氣。我是白癡。
  路西法說:“想不想去看看龍?”
  精光一閃,我激動地說:“想!”
  路西法要帶我看的,是地獄的龍族。這里是“色龍”的發源地,難怪會被神族定義為壞龍。話說有錢不僅能使鬼推磨還能使磨推鬼,我打頭一次聽說龍可以賣的,不過只賣蛋,價錢還高得讓你想為鬼推磨。其實價格都不成問題,但是個人都知道d版小販的發源地也是魔界。萬一遇到懸牛頭賣馬脯的主兒,估計得吐血三升。
  再來,魔界雖然特色多多,趣味多多,讓人有冒險和旅游的欲望,可生活水平不及天界,不適合居住。不過在我看來,優劣勢分明的地方讓人熱血沸騰,而且越破爛的地方越容易讓人依賴。
  一路上看到很多賣小東西的棚子,我算看到了真正的魔界商人。都是用深色斗篷將自己裹住,帽檐下有兩點奇異的光芒,臉部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。
  路西法說魔界商人有三大特色:一是不愛別人看到自己的臉,我的理解就是想做d版生意又怕給人發現;二是無論什么檔次的商品都喜歡扔作一堆,連門面也是這樣,無論賣什么,都是用棚子搭起來;三是喜歡讓客人出價,他要心情好,一個鐵幣賣給你,心情不好,你開幾萬個金幣他都不鳥你。以此看來,魔界商人地位夠高,大伙兒都想著讓他心情好去了。
  路過一個個形狀古怪的棚子,我終于忍不住撲過去看。隨便撿起一本書,藍色封面,上面什么字都沒寫,我問老板那是什么。魔界商人給我扔下一大串話,我只聽懂一句“買一送一”。
  路西法過來說:“這是召喚書。藍色召喚低等魔族,棕色中等,紫色高等,黑色任意。”我說:“什么叫任意?”路西法說:“就是說,召喚來的東西對你可能有害也可能無害。不管是什么魔族,一旦被你召喚了,就會與你簽下契約,替你完成一件事。除非雙方達不成協議,不然有一方違約,另一方就可以向他索取一件東西。”
  又是這種霸王條款……
  我點點頭,撈起一個紫番茄:“這又是?”
  魔界商人說了一堆話,路西法翻譯:“可以讓你一夜做上十三次,無論男女。不過很傷身。”我噴血,這就一搖頭丸啊。
  我拿起一根黑羽毛:“這個?”
  “情趣用品,與普通羽毛不同的是,這個羽毛可以變大變小,還可以自動旋轉。”
  我拿起一個口琴:“這?”
  “吸引異性的東西,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性伴侶。但是吹多了會減短壽命。”
  我拿起一個華麗的小方盒:“這個?”
  “萊恩丸。八枚一盒。保證下一次交歡會達到性高潮,副作用是體力消耗極大。”
  我終于倒塌了:“怎么都和那個有關啊?”
  路西法退一步,指了指店鋪上掛的牌子。上面清楚明白地寫著:sex。
  我干笑一下,正準備拉著他走人,卻看到一個大盒子里裝著一堆蠕動的銀蟲,每條銀蟲背上還綁了兩顆小藥丸。我靠過去看了看,心頭一涼,立刻轉過身,拉開衣領往下看。
  腰腹處有東西在拱動。
  都到腰間了。的55
  路西法拉下我的手,放在身體兩側:“別看它。我會替你想辦法的。”我說:“你……知道?”路西法說:“嗯。你不要擔心,我一定在發作前替你把解藥找回來。”我說:“可是如果找不回來……怎么辦?”路西法說:“我會請求神升你為六翼天使。”我說:“我不要當六翼天使!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米拉蟲沒你想得那么可怕,只要不抑欲,就不會危害你的性命。”我說:“那以前那些天使是怎么死的?”路西法說:“因為這個會傳染,非六翼的天使都不愿意與他們發生關系,大部分天使不愿和惡魔性交,要不是自殺,就是被蟲子啃死。”
  我說:“我死定了,卡洛肯定沒給我留解藥……”路西法說:“你如果真的不想當六翼天使,就暫時搬到我那里去住好了。”
  這兩點,有什么聯系嗎?
  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,路西法已經在前面走了。
  這種玩笑一次兩次無所謂,可是次數多了……一顆心亂到了極點。不要胡思亂想,不要胡思亂想,南無阿彌陀佛,哈里路亞。南無阿彌陀佛,哈里路亞。
  路西法帶著我東轉西轉,轉到城郊,飛了一段,路過一片樹林……反正頭都轉暈了,才走到一個洞窟門口。他回頭說:“剛果和他的妻子在里面,你可以看看它。”我說:“剛果?剛果的妻子?”路西法說:“是我養的白龍和黑龍。黑龍的名字我一直沒想好,所以都叫它剛果的妻子。來,把手給我。”他攤開手,對我微微一笑。
  又是這句話。的8e
  我忍不住笑了,牽著他的手進去。
  里面黑黢黢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隱約聽得到叮咚的水聲,還有靴子摩地聲。走了一段,路西法說:“小心點,這里有塊石頭。”
  “哎喲——”我一腳踢上大石,被嗑得哇哇叫不說,還往前栽去。路西法立刻伸手來接住我,我撲了他個滿懷。我下意識抱住他的腰,但很快就后悔得想抽自己。
  他非但沒拉開我的手,還把我整個人摟住。
  尷尬得不知該說什么,我一個勁抽手,抱怨道:“你不早……唔嗯……”
  嘴被壓下來的柔軟物體堵住。
  如果我沒猜錯,堵住我嘴巴的……應該是,路西法的……
  相觸的唇瓣忽然輕輕分開齒列,舌頭滑了進來。
  我在黑暗中睜大眼,不可置信也好,驚慌失措也罷,卻不敢做出任何回應。剎那間,沒有推開他的勇氣,也沒有推開他的念頭。
  唇舌香軟,馥郁清芬。他的吻讓人眩目。
  我早已忘了對方是誰。
  帶著悸動與期待,我不再躲避他糾纏而來的靈舌……有些膽怯,有些青澀地去回應。
  剛碰上他舌尖,心幾乎要撞破胸膛而出。
  “吼————”狂吼聲傳遍整個山洞。
  讓我覺得羞恥的事瞬間被打斷,我推開他,連連往后跌了幾步。
  路西法立刻又握住我的手,回頭說:“剛果?”
  這死龍,叫做剛果是不是?剛果是不是?我一會燉了你,靠……不對,我靠什么靠?
  剛果飛出來的時候,我差點被嚇歇菜。一對雪白羽翼,白色的瞳孔,白色的鱗片,白色的長牙,渾身都白色。這么沖出來,絕對有視覺沖擊效果。剛果在路西法面前停住,剛果的老婆又跟著殺出來。
  看到剛果已經夠刺激了,我沒想到剛果老婆給我的刺激更大。一般都認為白色適合女方黑色適合男方,剛果夫人是黑龍不說,還是特猙獰的那一種。
  尖尖的獠牙,長長的骨翼,紅色的眼睛,漆黑的鱗片,邪惡的神態……怎么看怎么眼熟。最后,我終呼出倆字:“楊路!”路西法疑惑:“楊路?”
  我晃晃腦袋,猛然想起我和路西法待在一起這么久,居然一次都沒想到楊路。他們的五官分明是一樣的……可這剛果夫人,讓我立馬聯想到那個小賤人。路西法說:“楊路。嗯,這名字不錯。”于是走上前,沖那巨大的龍勾勾手指頭:“你以后就叫這個,知道嗎?”
  這,路西法在做什么?
  敢情楊路變剛果夫人了,我大噴特噴。
  我說:“為什么要把龍養在魔界?因為神不允許嗎?”路西法說:“在天界的定義是,地獄的龍都是邪龍。剛果跟楊路都是從這里捉的,讓它們待在天界也沒意思,反正我可以隨時來看他們。”我說:“哦,他們不能上去嗎?”路西法說:“不能。而且龍不輕易離巢,除非是有巨大事變。”我看了一眼那兩條龍,試探問:“那,他們能不能說話?能不能變成人?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當然可以。剛果,楊路,變人給我看看。”
  剛果長嘯一聲,翅膀抖了抖,一道強光閃過,刺得我不由自主瞇眼。大量煙霧冒起,蒙朧中,一個少年和一個男子走出來,在路西法面前跪下。
  我睜大眼,看著他們……這也太……
  剛果變成了黎彬,楊路變成了楊路!
  沒錯,除了衣著復古,其他地方都是一樣的。
  “你們起來吧。”路西法說,“龍的模仿能力是很強的。雖然氣質不同,可五官真是一模一樣。”
  楊路看我一眼,邪邪一笑,摟住剛果的腰就開始親,還親得特情色。最那啥的是,親一親的,手就往衣擺里伸。剛果揚頭,用我的臉對著楊路,還放蕩地呻吟。
  我又有照雷鏡的錯覺了。
  我又想起剛才在黑暗中的……
  路西法說:“你們別嚇壞伊撒爾。”
  楊路回過頭:“殿下,您上次不是說要蛋嗎?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嗯。”
  楊路說:“殿下請隨我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