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17)      第90章(07-17)      第91章(07-17)     

天神右翼74

回去的時候,小屁頭不在。我在床上連續打了幾十個滾,浮躁得掉渣。路西法說叫我去,可是看他心情不大好,萬一想當上面那個怎么辦?我晃晃腦袋,愛情嘛,就是要懂得欲擒故縱,這點道理我是懂的,賤人阿撒茲勒也說過。
  我決定了,我要放他鴿子,我要在家里安心地睡一個晚上……
  洗刷干凈,爬到床上,也沒人能聊個知心話。關燈開燈幾十次,還是沒有睡意。我拿下桌上的手卷,打開,看到里面寫的字,藝術感十足,秀氣飄逸,很像出自畫家之手。
  很眼熟,就忘了和誰的像。汗,反正不像梅丹佐的鬼畫符。
  我拿著手卷,一個字一個字讀過。
  原來路西法是去找學校開這個玩意去了。官大就是了巴得呀,隨便一個條子就解決。我長嘆一口氣,小屁頭又不在,買的書又不想看,這日子真不好過。
  滾過來,滾過去,想起白天在七天門前發生的事,禁不住面紅耳赤,縮成一團。
  他……多少對我有點意思吧?
  終于在第n+1次滾床的時候,一個打挺沖起來,穿衣關燈鎖門,從陽臺上飛出去。
  這時的希瑪已無太陽,在下面的幾重天,應該是晚上。
  我握緊手中的銀鏈,直往希瑪城外飛去,走到一半,路過一家藥店,買了一瓶補身體的藥丸裝懷里,繼續邊胡思亂想邊快速飛行。
  風獵獵而過,我沿著階梯走上去,踩著金磚與玫瑰花瓣,聲音神似踩破雪花。
  繞著金梯一層層上去,看著漸漸縮小模糊的希瑪,我展開翅膀,沖破云層飛入第七重天。
  黃金時代的黃金世界。
  整個天界最神圣的所在,光輝與高貴的象征,圣浮里亞。
  我停駐在半空,看著遠處的撒拉弗殿宇,提起一口氣,沐浴著旋轉的花瓣與光粒,朝那里飛去。
  穿過高到看不見頂的羅馬柱,飛瀉的水簾,閃爍的珠花落在臉上,鍍金般的光芒從云中灑落,一道道流轉在前方。圣殿外側就只能步行,我著陸,加快腳步往前走。
  眼前的建筑直聳云霄,通往撒拉弗宮殿的臺階無邊無盡,像是會通向太陽。
  一階一階走上去,越發覺得自己幽微渺小。
  路西法,神之右手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。
  他住在這個地方。
  我是否……真的太高估自己?
  晃晃腦袋,不能亂想。
  天界有有明顯的階級制度,有諸多不平等的事發生,有貴族壓榨平民的事發生……但那些人都是愚蠢的。路西法不可能。他美麗,自信,高貴,卻不會輕視任何人。
  他離我并不會很遠。
  耶穌說,要我們彼此相愛,就像他愛我們。
  要時刻提醒自己,我無所不能。
  站在光耀殿門口,看著比自己高出幾十倍的大門,我深呼吸,走進去。
  幾名天使攔住我,我拿出了路西斐爾送我的銀鏈。
  他們對望一眼,放我進去。
  走入空曠的大堂,看著四處擺放著的華美雕像,還有頂端奢侈瑰麗的吊燈,感覺與上次截然不同。
  走了很久很久,才抵達寢宮門口。
  再出現天使攔截的時候,我依然拿出銀鏈。其中一個尷尬地說:“等等吧,殿下現在……很忙。”
  我說:“他有什么事?”
  這句話剛落,我就聽到斷斷續續的呻吟聲自寢宮里傳出,那聲音分外酥骨嬌嫩,出自少女之口。少女似乎在極力壓住聲音,可每一聲一斷,很快就有更大更煽情的聲音發出。
  那個天使更尷尬了,半晌才說:“請等等。”
  從我這個角度,可以看到他慢慢走過去,跪在明亮光滑的地面上,半垂著頭,每吐出一個字都格外清晰:“殿下,有一個叫伊撒爾的力天使找您。”
  里面久久沒有回答,我默默看著地面上自己的影子,再沒勇氣抬頭看高高的殿堂。
  少女在痛苦與極樂中掙扎,顫抖著,興奮著,她在呼喚他的名字,路西法。
  這個名字一傳出來,我竟然笑了。
  少女進入高潮。
  她哭喊著,殿下,求求您,救我,我快瘋了。
  之后許久,少女都在大聲喘息,挽留他,請求他陪在自己身邊。路西法低聲說了一句什么我沒聽到,但是很溫柔,溫柔得讓人心顫,就像對我那樣。
  早已準備好的藥瓶從手中落在地上,幾乎擊碎乳冰似的地面。
  然后路西法出來,單手按住半敞衣物的模樣,比別人裸體時看起來更加艷麗。
  他走路時雙手擺動的幅度很小,姿勢高貴之極。
  六翼光芒四射,分不清顏色,濟濟楚楚。
  他停在我的面前,面帶微笑。他問:“有事?”
  我點點頭,又搖搖頭,最后還是點頭。
  我彎下腰,去撿起地上的藥瓶,吃力地挪步,單腿跪在他的面前,雙手奉上:“看您氣色不大好,特地買來獻給殿下。只花了一百來個金幣,但都是我打工賺來的,望殿下笑納。”
  這段臺詞是臨時想的,比開始想的要溫柔得多,服從得多,路西法一定很喜歡。
  路西法許久沒有反應,我高舉的手開始酸軟。
  時間變得格外悠長,白色的手套出現在我手心上方。
  他接過藥瓶,站在原地沒有動。
  我抬頭,微笑道:“謝謝殿下。”
  路西法倚在門欄上,垂頭看著藥瓶,有些心不在焉。
  我說:“殿下,我退下了。”
  路西法握緊藥瓶,輕聲說:“嗯。”
  我站起來,往后退了幾步,又停住,遲疑片刻:“有一個問題想問殿下。”
  路西法說:“嗯。”
  我說:“今天如果我提早來……在里面的人,會不會就是我?”
  路西法沒有說話。
  我吞了口唾沫,告訴自己現在走掉是最好的,轉身,走掉。走,走……可是,依然忍不住繼續問:“無論是誰,都可以,是吧。”
  路西法走過來,旁邊的天使都不由自主退一步。
  我笑了笑:“當初梅丹佐殿下找我的時候,只說了一句‘玩玩’……殿下果然修養極好,連找個床伴……都要先……培養培養情趣……今天真的很抱歉,沒有準時趕來。”
  路西法忽然抱住我,用了很大的勁。
  我還沒來得及說話,他就用力晃晃腦袋,將我推開。
  在光輝書塔,我居然還說出那么多愚蠢的話。
  我甚至還妄想成為六翼天使,想要配得上他。
  我簡直愚蠢到家了。
  我甚至……還想給他告白。
  這一次離開,沒有再回頭。
  走出光耀殿的時候,被迎面而來的陽光刺得睜不開眼。我看著腳下長長的臺階,金色的,耀眼的,無邊無盡的,一點也不覺得暈眩。
  我走下臺階,一步一步。
  鼻尖開始酸澀,我吸了吸鼻子,揚起頭,揚起嘴角。
  沒事兒,真沒事兒。
  美麗的圣浮里亞。我不會再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