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神右翼》 最新章節: 第89章(07-23)      第90章(07-23)      第91章(07-23)     

天神右翼76

前幾天沒有發覺,自己已經處于重病狀態。家中沒有別人,卡洛被我扔到地下室養蛆,生活真是造孽。路西斐爾真成了小蜜蜂,一個小不點兒居然挎著個小菜籃子,飛去菜市買東西。我阻止過他,怕他給人拐了,但是似乎沒用。
  最重要的是,他根本不會買菜。上次買了根胡蘿卜,花掉四個金幣,買一疊生牛肉,花了二十個金幣。我聽后險些再次病倒。路西斐爾一個勁說錢不是問題重點是早點恢復,可是個人用著一個小屁孩的錢,估計是頭豬良心都會一抽一抽的。
  這天下午,路西斐爾又出去了。我正躺在床上休息,忽然窗子打開,翻了個人進來。我剛睜開眼,那人就飛速坐在我的床旁,笑道:“喲,累成這樣呢。”
  上下眼皮仿佛被黏合住,半晌都無法完全打開。我揉揉眼睛,眼皮發燙:“梅丹佐殿下……”梅丹佐手中拿著一根長長的權杖,白銀桿,黃金頭,上面鑲嵌著巨大的星漢神砂。他用權杖撐著地板,頭斜倚在上面,笑得特俏簇:“小伊撒爾,連我這帝都色魔之首都曉得不該過度縱欲,怎么你一向清心寡欲的還沒節制了?”我完全沒弄明白他在說什么,想說話又說不出。
  梅丹佐抬抬下巴,譏笑道:“路西法老得跟神差不多了,基本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。你才多大點,就想跟他玩對手戲?他說要幾次你就給幾次,你這輩子都別想下床了。”
  總算聽懂。我搖搖頭。
  梅丹佐瞇著眼睛說:“你們愛怎么著我管不著,但你也別太服從他。路西法跟一般男人沒什么區別,你給他越多他就越得寸進尺。人都變成這樣了他還忍心下手……你小心別給他玩了。瞧你瘦成那樣……”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臉頰,猛地一收手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我的臉可以烤乳豬,我知道。
  砰的一聲,權杖從梅丹佐手中落下。
  他立馬靠過來,用手背壓在我的頭頂:“怎么回事?怎么會生病的?路西法怎么搞的?喂,你不要睡,快說啊。”我干咳一聲,發出來的聲音沙啞得像老頭:“不關他的事。我很多天沒見他了。”梅丹佐說:“怎么會?自從沙利葉在希瑪看到你和他在一起,他就再沒去過圣殿。這幾天神右邊的位置一直都空著。昨天回去了一次,神把他叫去訓話很久,但訓話一結束,他又走了。神很久沒有動怒,今天居然下命令,叫我來找他……”
  我搖搖頭:“別說了,別再提這個名字。”
  梅丹佐說:“好,我不提。但你現在病成這樣不行,先到我那里待著吧。”
  我說:“不。小屁頭會照顧我的。”
  梅丹佐怔了怔,慢慢說:“難道你到現在還不知道路西斐爾……”我打斷他:“我知道,他們長得像。但我分得清誰是誰。”
  梅丹佐閉上眼,長吐一口氣,說話聲音都有些發抖:“下次不要這樣。叫人看了怪難過的。”我做了個大力士的姿勢:“沒關系,我身體很好,就是病了都會很快恢復。”
  梅丹佐拎了拎我的袖子,空空的,還晃了幾下。
  我有些局促,除了傻笑不知怎么做。
  梅丹佐蹙眉,把我推到床上,唇壓下來。
  我全身虛脫,無力反抗,掙扎也無用。他的手伸入我的衣襟,在我背上游移,指尖與皮膚輕輕摩擦。不經意間,我披在外面的單衣被他除去,還半袒露著胸口,他就整個人欺上來,將我覆在身下。
  意識有些模糊,我眼睛半閉著,幾乎要產生幻覺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門突然開了。
  我和梅丹佐都下意識停下來,朝那里看去。
  路西斐爾端來一個盤子,里面裝了一小碟水果拼盤,一盤牛肉片,旁邊還放了一杯雪白的牛奶。他看著我們,頓了頓,往后退了一步。我趁這個空子坐起來,忙穿好衣服。路西斐爾飛到我們旁邊,翅膀弧度很小,幾乎是平移過去。他把飯菜放在桌上,臉上還有些黑黑的污漬。
  梅丹佐重新坐直,對他說了聲謝謝。
  路西斐爾握住刀叉,將牛肉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。他動作比以前愚笨得多,盤子被敲得當當響。這才發現原因是他手上有新傷。我一時心酸,翻過去搶了他手中的刀叉,捉住他的胳膊說:“小屁頭,你不要再做菜了,流了好多血。”他的手收成一團,不斷往后縮。
  梅丹佐笑了笑,叉了一片牛肉放在我嘴里:“你這弟弟真懂事……啊——”我也忍不住笑了:“你在哄我還是在哄他呢。”我隨口把牛肉吃進去。路西斐爾呆呆地看著我。
  梅丹佐撐在枕頭上,一手撐著后腦勺,沖我抬抬下巴:“我跟你講的事你想好沒有?明天住我那里去吧?”說到這,把我拉下去靠他身上:“我們也好溫習溫習原來試過的……嗯?”
  我準備搖頭,但是路西斐爾一雙水藍眼盯著我不放。
  我默了片刻,不斷點頭:“好。好吧。”
  梅丹佐倏然坐起來,喜道:“真的?”
  我看了看路西斐爾,點頭。
  梅丹佐抱住我,狠狠親了一口,快步走到窗前,跳上去,半蹲在窗臺上:“親愛的,明天我來接你!”
  我繼續點頭,有些麻木。
  等他一出去,我回頭看著路西斐爾,拉住他的手說:“小屁頭,我答應過你,我會振作的。”路西斐爾微笑:“嗯。”我哈哈一笑:“我說我能恢復得很快,這會兒什么事都沒了。”路西斐爾依然微笑,卻沒回話。我說:“我現在沒想他,真一點都沒想了。”我摸摸他的頭,笑道:“臭小屁頭,相信我,好吧?”的1a
  路西斐爾微笑著點頭,眼眶紅紅的:“嗯。”